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明帝國的崛起 > 第六百八十章 謠言和沖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徐雨伯的辦法其實并不復雜,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字:造謠。

    樞密副使張昭手腕強硬,行事如兵法一般犀利,且一擊必中,扭轉僵持的局面。但是他這段時間在揚州發現一個新的漏洞:張昭沒有管控報紙!

    而要煽動書生們鬧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在報紙上“造謠”。

    當然,這需要成本。報紙造謠,需要要“恰爛錢”才肯配合的。至于說如何造謠而不被查封,這屬于報紙行業內“技術”范疇的活兒,他不必關注。

    在封鹽商的資金到位之后(紙幣交接非常方便,且無安全隱患。),徐雨伯立即開始安排。

    七月十四日上午,揚州六家銷售量超過三千份的報紙同時刊登出各種各樣的流言。

    大致分為三條。

    第一,新秦伯張昭要求鹽商們繳納的鹽課罰款,最終并非是到戶部,而是會落入他的私人腰包。

    第二,大鹽商陸奇文家中的女眷被騷擾。據聞某些人在給新秦伯張昭物色美女。

    第三,鹽務公司的組建將依靠鹽商吃飯的幾十萬人飯碗給砸掉,這部分人卻沒有安排去處、工作。所以,新鹽法的改革也就是看著光鮮亮麗。實際上只是把一些人的飯給另外一部分人吃而已。

    這三條流言分別從“內幕”、“緋聞”、“焦慮”三個方向出手,一個上午就在揚州城內外傳遍。

    揚州城在大明朝是有數的大城,人口約有一百余萬。當然,受限于義務教育的推廣,南直隸這一帶的識字人口一直都比不上北直隸。這從報紙的日銷售量上就可以看的出來。

    中午時分,揚州城中的“來鳳樓”里,食客如云。

    一樓的大堂中,揚州府學中的“學霸”于茂和五名同學吃酒,話題便是圍繞著報紙上的內容。

    “彥林兄,你出身于本地大族,報紙上的消息是否可信?”

    于茂,表字彥林。他這個“學霸”和后世的“學霸”意思不一樣。這不是指的學習好,而就是字面意思:學校里的霸王。

    于茂時年二十九歲,穿著青色直裰,手里拿著酒杯堪堪而談,“報紙上的內容,不可盡信,不可不信。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嘛。

    就比如說,有報紙說張使相下面的人再給他物色美女,這純屬臆測。張使相來江南,身邊帶著家眷的。

    但是,說對鹽商的罰款了進了他的腰包。這我是信的。據我所知,稅務司在京師對鹽商追繳鹽課,還從來沒有嚴格執行十倍貨值罰款的。都是酌情減免一部分。”

    一人道:“這話說的是。不過在下對如何物色美女更感興趣。”

    “哈哈。”

    一幫人立時哄笑起來,酒興更漲。

    大堂之中臨窗處的兩名漢子喝著酒,目光掠過于茂。其中一人微微搖頭。

    …

    …

    報紙上的輿論在揚州發酵,但并不算激烈。或許,因為張昭就在揚州城中的緣故。報紙上用詞和私下里讀書人的議論都有所收斂,但數百里之外的情況截然不同。

    作為整個江南的文萃之地,金陵城中的輿論正在逐步的形成。

    湯玄策從住處出來,真理報社在金陵有資產,其中就包括數間院落。金陵物價同樣貴,這是報社用來保值的投資。

    湯玄策作為總編輯來金陵“出差公干”,且是跟著張伯爺而來的,自然是享受最好的待遇。

    住在一間三進的院落中,距離城中的秦淮河河不遠就幾步路。這個秦淮河并非值得的“十里秦淮”而是城中的河流。

    湯玄策早上起來,出院子走進步就到一條街上,在街頭的店鋪里吃著本地特色的早餐。

    正吃得痛快,耳邊聽著店鋪里的議論聲。他選的這家早餐店鋪,穿長衫的文士居多。價格也略貴些。

    “久聞張使相之名,如今看來名過其實。他嚴懲鹽商,不過是換個名目撈銀子罷了。枉我以前還以為他是國家棟梁。呸!”

    “我看搶奪鹽商女眷之事未必沒有。他在京中風評就不好。看守的都是他麾下的兵馬,出點事誰知道?”

    “這確實啊!”

    “報紙上一直有爭論,明理報說新鹽法之惡,真理報說新鹽法之善。現在鹽商都被張使相打掉,咱們金陵的鹽價是漲還是跌?”

    “跌個屁哦。就在下所知,蘇州府那邊鹽價已經開始飆漲。鹽價真正穩定的是淮揚地區。”

    這時,有人拍著桌子道:“真理報睜著眼睛說瞎話。到底不是咱們南人,屁股就先坐歪了。飯后咱們去真理報社要個說法。”

    “同去,同去。”

    眼見一幫文人義憤填膺,湯玄策飛速的將早餐吃完,他怕被人認出來挨揍,坐船到報社之中。

    剛坐到辦公室中,就見真理報金陵分社的社長烏文康進來。

    “烏兄,來,請坐。”

    烏文康拱手一禮,開門見山的道:“湯總編,在下是來辭職的。近日來揚州發生的事情想必總編有所耳聞。真理報到現在還在昧著良心幫張使相鼓吹,請恕在下實在干不下去。”

    湯玄策一愣,先關上門,和烏文康擺事實講道理挽留他,奈何烏文康心意已定,一個時辰之后,只能無奈的同意他辭職,“山高水長,希望我們還有再合作之時。這個月的月薪你去賬房里支走。”

    “唉…,湯總編,告辭!”

    湯玄策還沒來得及收拾心情,在報社門口送走烏文康之后,報社大院外忽而傳來一陣陣的喧囂聲。

    但見一群讀書人約有幾百人洶涌的從巷子外進來,不斷的喊著口號:“打倒黑心報社….”

    “換我們一個朗朗乾坤。”

    湯玄策臉色頓時有點難看。他預感今天可能會有點不妙。

    “把大門關起來。”

    片刻之后,一名編輯匆忙的過來匯報:“湯總編,是金陵國子監的監生和城里的文人。不排除其他報社的人在暗中支持。我們現在怎么辦?”

    “他么的!”

    湯玄策爆了一句粗口。他早就聽聞前段時間報業內關于他的傳聞。那邊報紙總編在他面前很客氣,轉過頭去就造他的謠。

    他話音剛落。就見緊閉的報社大門不知道怎么被打開,那些書生如同潮水般涌了進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