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人向抗疫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
来源:领导人向抗疫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默哀发稿时间:2020-04-05 22:24:17


联邦政府被指在行动上“慢半拍”,地方政府不得不开始积极自救。但即便是到了病毒席卷全国的重要关头,美国的两党之争仍在继续,抗疫表现突出的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科莫还频频被特朗普在推特上“点名批评”。

报告还指出,疫情将降低经济增长,导致高通胀,而民众生计受影响将进一步引发经济政治危机。

3月初,特朗普告诉公众,“别担心疫情会过去”,但美国确诊病例增长却越来越快;他说美国准备充分,结果副总统彭斯转脸就承认试剂盒根本不够用。有接近白宫的共和党人说,特朗普的乐观估计根本上脱离了现实,导致疫情恶化。

与此同时,伊朗石油还在遭受国际油价下跌的打击。3月31日,伊朗的重质原油已经跌至不到14美元一桶。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在黑市上,伊朗里亚尔兑美元已经下跌了50%。自美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多月。目前,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确诊病例数为全球首位。

鲁哈尼称,复工并不代表民众可以忽视居家要求。除工作和必需购物之外,民众依然需尽量留在家中,“社会活动应该保持在最低所需限度”。

曾组织美国留学生向中国捐赠口罩的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学生曹茗然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3月2日自己去弗吉尼亚的中国超市采购时,“整个超市里只有我一个人戴着口罩,超市里的各种商品也非常充足。”直到3月7日左右,美国的疫情急转直下,超市里的食品才开始被“抢空”——而那时他的工作也变成了为美国学生发口罩。

负责人扎利(Alireza Zali)警告,德黑兰目前并没有达到疫情控制的理想状态,医院的大部分重症监护病床依然被新冠患者占用。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免疫学和传染病系的主任莎拉(Sarah Fortune)在该院举行的电话会议上答澎湃新闻提问时表示,抗击新冠疫情其中一个挑战就是相对较高比例的无症状感染者。据她所知,估计有40%的新冠病毒传播是无症状的。

“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

除了“围堵”失败,美国政府也未能尽早加大检测力度,这一定程度上让公共卫生官员盲目行动。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一篇名为《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的报道指出,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